//
雨水似不会停止,头顶的乌云跟了我们整整三天三夜,却在第四日晨光初露时戛然而止。老笃的马夜里不断打喷嚏,发出闷重的哧鼻声,马脸朝着我,气息都扑在我脸上,躲无处躲。尽管穿了雨衣,雨水还是浸漫进来,潮...

//
祖父老得我们都忘记他的年龄了。祖父依旧坐在那把旧竹椅里,眼睛紧闭着,头歪向一边,一动不动。从小窗户里透进来的光照在他只有几根白发的头上,他头皮和衣领上的一层灰尘比以前更厚了。我轻轻摇一下他,他耷...

//
1.小时候,丽姐在我们这群孩子心中,绝对是最受欢迎的人。刚开始我和她并没有什么交集,只不过都在一个小镇生活,碰到的时候,会互相打个招呼。那时候我还在上初中,她已经上高中了。每次路过她家的时候,我...

//
1 外婆从菜场买来了最好的五花肉,准备了最齐全的料,发誓一定要做一顿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冰糖红烧肉。那种没有人能顶得住的浓油赤酱,香甜酥软。 这一切源于八岁的娜娜。 那一天,娜娜太饿,在家人吃饭前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