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1 山野,桃树,王莺莺(3)

张嘉佳| 阅读:130 发表时间:2018-10-28 10:10:18 故事小说

3、

刘十三出生在云边镇,是王莺莺的外孙,属于小卖部继承人。班上女同学流行写日记,王莺莺专门批发两箱花花绿绿的日记本,刚开学就卖光了。那些女同学把日记本贴身带着,好像里面真的充满了秘密似的。

刘十三对此不屑,谁有他的本子秘密大。具体来说,不能算是个本子,他用东信电子厂的内部稿纸拼起来的。打开第一页,是妈妈曾经留给他的话,他一笔一画抄得仔细:

别贪玩,努力学习。长大了考清华北大,去大城市工作,找一个爱你的女孩子结婚,幸福生活。

自第二页始,童年刘十三写下自己的计划:

背所有课文,背不出来拼命背。

学会做应用题。

提前阅读初中课本。

期末考试进前十。

一行一行,如同一首永远写不完的诗。完成其中一条,他就打个钩。

四年级期末考结束,光头校长在旗杆下擦擦汗,说:“祝大家欢度暑假!”满场学生一哄而散,校长咂咂嘴:“册那,我才说完开场白。”

唯一没溜走的是刘十三。他划掉“期末考试进前十”,吹吹笔尖,好像铅笔是枪管似的,接着添加今天的计划:1.帮外婆送货。2.完成作业并背诵二十个单词。

写完,刘十三骑上小巧的女式自行车,加速一蹬就往镇外赶去。

穿过水车石桥,到了香樟夹裹的小道,迎风下坡。在他面前,是广阔的天,疏淡的云,流淌的植物海洋。

小小少年感觉壮美,暗道我了个锤子,怎么田里还有个窟窿。

一望无际的稻穗摇摆,像这片土地耀眼的披肩。临道一小块早割的稻田,如同沙发上被烫出的烟洞。

窟窿内战火纷飞,王莺莺支了张桌子正跟三人疯狂搓麻将,战友分别是罗老师、毛婷婷和刘十三的小学同桌牛大田。刘十三暗忖,外婆午间交代,让他放学了送方便面到农田,当时不理解什么含义,以为外婆改行务农,现在发现,原来是她自己订的货,可谓自食其果。

打麻将为何要到田里,稻子为何只收了一小块,应该是外婆的自由发挥。

刘十三飞驰到麻将桌边停车。

“五筒!”十一岁的牛大田圆滚滚,蹲坐板凳,胖脸严肃,扔牌。

“碰!”王莺莺鹰击长空,爽朗地笑,“十三还是有狗屎运的,你一来我就听张。”

刘十三没有抬眼,从车后座的塑料筐里拿出泡面、热水瓶。他的计划非常完整,外婆叮嘱放学后送货,任务已经完成,只需要放下货拿到钱,随后立刻回家温习。

想到二十个单词躺在书上等着他去背,学习是多么令人快乐,他热情澎湃。

撕调料包,泡面,拿土疙瘩压住盖子,刘十三一气呵成。至于眼前的罗老师、牛大田、毛婷婷什么的,他假装没看到。试想,倘若他打招呼“罗老师好。婷婷姐好。牛大田你放假怎么不回家?”,势必有人回“十三你今天怎么样?哎哟,又长高啦。我爸我妈在打架我不能妨碍他们”等等,废话接废话,无穷无尽,说着说着年华老去。

刘十三不开口,但毛婷婷这个人就很可气,完全没接收到他散发的信息。她不肯安静吃面,非要打招呼:“十三,你吃过了没有?”

刘十三只好说了一句:“没有。”

“那坐下来一起吃?”

毛婷婷扯个扎好的稻草把子,扔地上热情地拍,示意他来坐:“我分你一半,你喜欢什么口味的?哦,你们只有红烧牛肉,你是不是天天吃?”

刘十三长叹一声,正待细细回答,牛大田也不甘寂寞,捧着泡面,滚圆的身子往他旁边咕噜一拱:“哎,看到那棵树上的麻雀窝没有?”

啊?麻雀窝?为什么要聊麻雀窝?

刘十三刚开始崩溃,罗老师接过了话头。

“别浪费时间!毛婷婷,轮到你了,你打哪张想好没有?”

刘十三投去感激的眼神,罗老师微微一笑。她了解这位同学,有次看到刘十三从厕所出来,赤裸上身,满脸通红。她当时问:“你跌进了粪坑?”

刘十三颤抖:“我只是忘记带纸。”

她又质问:“那你居然用衣服!你手里拿着的不是纸吗!”

刘十三大惊,抬头看着她寒声道:“我在预习初中课程,这可是元素周期表!”

知识之光照彻灵魂,罗老师当场发现自己失去了教师的威信。

经过观察,罗老师发现了刘十三更多奇异之处,例如他从不玩拍纸片,对连环画嗤之以鼻,家里坐拥小卖部,却连个变形金刚都没有。

罗老师二十年青春,没见过如此自律的生物,从此对该十岁的少年充满敬畏,觉得这孩子的童年算是毁了。

当然毁掉的孩子不止一个,此刻跟她一起拼麻将的小胖子牛大田,明明也是四年级,依旧打得一手臭牌,那张五筒丢得毫无灵性,以后绝对不会有什么出息。

想到这里,人民教师罗素娟黯然挥手:“十三你回去吧,暑假作业够不够?不够我再给你加点。”

牛大田没听清,凑近大喊:“什么东西?我也要。”

罗老师回:“作业。”

牛大田摇着头赶紧挪开:“作你娘,我不要。”

刘十三恳切回答:“你的作业太简单,我也不要,谢谢老师。”

罗老师心态糟糕,吸口气摸张牌,随后就丢:“幺鸡。”

毛婷婷小声问:“不是轮到我吗?”

罗老师一拍桌子,暴怒:“轮到你就轮到你!我把牌拿回来还不行吗!”

王莺莺大叫:“幺鸡不能收回去!我胡了胡了!”

牛大田狂吼:“玩球!必须收回去!老太婆有三个花!要死人的!”

四人打成一团,刘十三偷偷摸摸一路小跑,奔向女式自行车。挺好的,他们在遥远的田里耍麻将,而他会钻进知识的国度,做个熠熠生辉的王子。

“那我换九条!”

“九条也胡了!给钱给钱!”

刘十三刚走到田埂,背后传来王莺莺的嚣叫:“站住!我跟你一起走!”

刘十三猛回头,稻田里已经炸锅,罗老师按住桌板:“不能走,赢了别想跑!”牛大田不依不饶,从其他人的泡面汤中捞着什么。毛婷婷则还在思索:“怎么会有五张九条呢?没道理的……”

王莺莺一溜烟超过刘十三,跃上拖拉机,黑烟冒起:“我到前面路上等你,你快点去抢桌子。”

话音刚落,拖拉机突突而去。

等刘十三顶着桌子狼狈地跳上拖拉机,再将自行车拉入车斗,天色暗成淡蓝,远处群山如黛,透过墨色林道,能看到镇上灯光依次亮起,炊烟熏红了晚霞。

“王莺莺,你干吗要跟我一起回去?”

“天黑看不清牌。”

“瞎说,我现在还看得清课本。”

刘十三努力在拖拉机车斗中保持平衡,用那张小桌子做试卷。

“你不是还没吃饭,莴苣炒肉,吃不吃?”

“你开稳一点!”刘十三手一抖,把一个三角形画成了心。

“我这个技术你放心,你知道的,我以前是三八红旗手。”王莺莺大笑一声,两脚齐踩,拖拉机如同奔跑的野牛。

车斗中的刘十三头晕眼花,恍惚看到星辰从天幕依次登场,他想着可能就是闲书上说的幻觉。幻觉很好,做梦也很好,一切远离现实的都很好。

总有一天,他会忘记泥土的脚感,忘记现在纷飞的草叶。因为他将按照计划好好学习,三年初中,三年高中,然后上北大清华,到妈妈说的大城市去。

他要看看,那个大城市是不是真的美得不像话,比院子里那棵桃树还美,美到去了就再也不想回来。

而现在,暑假开始了。过几天,刘十三会碰到一个女孩,名叫程霜。

童年就像童话,

这是他们在童话里第一次相遇。

那么热的夏天,

少年的后背被女孩的悲伤烫出一个洞,

一直贯穿到心脏。


*文章为网络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Sinsyth的立场
本文由Sinsyth Online发表并编辑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