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2 喂,打劫(3-4)

张嘉佳| 阅读:89 发表时间:2018-10-29 13:59:30 故事小说

3、

全镇称得上美的女性,对刘十三来说,原本有两个。

首先罗老师,五官不算标致,幸亏气质优秀,大学生底子在那儿,比起村姑依然强一点。罗老师就像镇上唯一的蛋糕房,洋土结合,已经开创出独特风格。

其次毛婷婷,公认全镇第一美人。她的故事人们私下聊过许多,父亲搞运输,卡车夜间开山路,翻下去没救活。母亲哭了半年,上吊了。她只好辍学,用祖屋开了间理发店,拉扯亲弟弟长大。刘十三迎来这个暑假,她已经三十岁,衣装整洁,眉宇干净,顺滑的头发挂到肩膀,一丝不乱。

至于程霜,大城市来的同龄女孩,差点扰乱刘十三整个美学系统。她喜欢笑,小鼻子一皱一皱,见过的人都想和她一起笑。但她又凶又不讲道理,牛大田迅速放弃和她结婚的念头,准备同她结拜兄弟,一块儿欺负全校同学。

刘十三被欺负得最惨,却想保护凶巴巴的程霜。每当她笑的时候,就让他想起夏天灌木丛里的萤火虫,忽明忽暗,飞不远,也飞不久,日出前会变成一颗颗露珠,死在人们不会注视的叶子上。

因为有一天,他终于知道,程霜和萤火虫一样,现在是亮的,但说不定下一秒,就是暗的。

4、

这个暑假,小小少年每天都回家想办法。王莺莺看着他满屋转悠,不停叹气,顿时展开了联想。

某天晚饭后,王莺莺下定决心,说:“十三,成长发育是男孩子都要经历的事情,这里有五块钱,你去镇上碟店租一盘《青春的岔路口》。”

刘十三犹豫:“是武打片吗?”

快六十的王莺莺用围裙擦擦手,惴惴不安地说:“算是的。”

一晚上刘十三攥着票子辗转反侧,剧烈挣扎。外婆说的武打片听起来颇为神秘,但好不容易搞到钱,花掉又如何面对程霜。

天亮醒来,他恍惚地往学校去,经过小吃摊时心不在焉,买下萝卜饼辣糊汤小馄饨若干。

摊主说:“五块钱。”

刘十三浑身一个激灵,暗道果然天意,将五块钱吃下肚,再也不用两边为难。

宽慰的心情持续到下课,逐渐陷入糟糕。他面临的境遇十分不堪:王莺莺知道他没租碟,程霜知道他没带钱。

磨磨蹭蹭走到石桥,发现程霜蹲坐河边。

刘十三喊:“别打人,我进贡!”

程霜翻翻刘十三的书包,掏出来炒蚕豆和一瓶汽水。她打开汽水就喝,听到刘十三邀功:“我偷了外婆的酒,灌了满满一瓶!”程霜一震,汽水又辣又苦,喝下去整条肠道熊熊燃烧。她干呕半天,不信邪。如果酒真的难喝,那为什么大人们边喝边笑,摔到桌子底下还在笑?她决定继续尝试,刘十三既怕她猝死,又怕她喝光,叫嚷:“快给我喝一口,外婆说,喝了酒不感冒。”

程霜问:“难道你经常喝?”

刘十三得意:“那当然,你看你,喝一口脸就红了,我喝了两口,白得跟死人一样。”

程霜眼珠子一转,说:“我要向你外婆举报,居然给我喝酒。”

刘十三说:“我才不怕她。”

“那我报警,喊警察叔叔枪毙你。”

“枪毙了我,没人给你带东西吃。”

“对哦,你天天换着花样给我带东西,是不是喜欢我!”

刘十三哆嗦起来,没想到程霜年纪轻轻,居然说出“喜欢”这么不要脸的词,断然骂她:“神经病才喜欢你!”

程霜喝了酒,小脸红扑扑,眼中倒映山岚:“刘十三,打劫不靠谱,再这样下去我们都快产生友谊了。”

刘十三皱眉:“那怎么办?”

程霜说:“我帮你把数学题做了吧。”

刘十三说:“不好,我将来还要用自己的实力考大学。”

程霜说:“说得也是,我们不能产生买卖关系。”

思索了一会儿,她翻出刘十三的本子,歪歪扭扭写字。刘十三紧张:“你要干什么,别乱写,这本子有法律效力的。”

等程霜写好,刘十三拿回来一看,发现多了一条:“送程霜回家。”

程霜握着他的手,说:“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两只小手暖烘烘,刘十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都说女孩早熟,果然是真的,程霜喝了酒,熟得确实比他快。

一滴水落在手背,刘十三一颤,看到程霜挂着口水,醉成痴呆。

暮风掠过麦浪,远方山巅盖住落日,田边小道听得见蛙鸣。喝醉的小女孩分量不轻,刘十三用力蹬车,骑成了骆驼祥子。

程霜大舌头地问:“你为什么骑女式自行车?”

刘十三咬牙:“我妈留给我的。”

程霜又问:“那你爸妈呢?”

刘十三咬牙:“离婚了。”

程霜拍掌大笑:“原来你是孤儿!”

刘十三猛拧车把:“我不是孤儿!我爸妈活得好好的!”

程霜叹息:“太可怜了,等你长大了,去上海找我,有问题,我罩你。”

刘十三悲愤道:“我说了我不是孤儿!你再胡说八道,我就要打你了!”

程霜把脸贴在他背上:“你不舍得打我,你喜欢我。不过你再喜欢也没有用的,因为我要死了。”

所有植物的枝叶,在风中唰唰地响,它们春生秋死,永不停歇。

程霜接着说:“我生了很重的病,会死的那种。我偷偷溜过来找小姨的,小姨说这里空气好。”

程霜还说:“我可能明天就死了,我妈哭着说的,我爸抱着她。我躲在门口偷听,自己也哭了。”

程霜声音很低很低地说:“所以你不要喜欢我,因为我死了你就会变成寡妇,被人家骂。”

刘十三没有回应,因为背上一阵湿答答。那么热的夏天,少年的后背被女孩的悲伤烫出一个洞,一直贯穿到心脏,无数个季节的风穿越这条通道,有一只萤火虫在风里飞舞,忽明忽暗。

刘十三停车,号啕不止。

程霜也哭着说:“你为什么要哭?”

刘十三说:“我很怕死!”

程霜哭着说:“我也很怕!”

刘十三抽抽搭搭:“我一定请你吃顿特别好的!”

程霜擦擦眼泪:“你人不错,如果我能活下来,就做你女朋友。”

*文章为网络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Sinsyth的立场
本文由Sinsyth Online发表并编辑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