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hapter2 喂,打劫(5-7)

张嘉佳| 阅读:88 发表时间:2018-10-29 14:06:32 故事小说

5、

罗老师把厚厚一摞作业本摔在讲台上,说:“同学们,昨天作业是写我的梦想,大家的梦想都很离谱,尤其牛大田。

牛大田!你自己读一下!”

小胖子捡起被罗老师扔在地上的作业本,正气凛然,朗声读:“我的梦想是开一家棋牌室,天天都赢罗素娟的钱。”

牛大田刚读完一句,就被粉笔擦击中。

罗老师说:“你还真敢念,老师的名字你能乱喊吗?回去重写,最后一次机会,写不好喊家长。”

望着抓耳挠腮的牛大田,刘十三说:“我帮你写。”

牛大田大喜:“真的?”

刘十三说:“你也帮我一个忙。”

午后艳阳照进小卖部,院门半开。小卖部设在侧房,和院墙连成一片。货物拥挤,但摆放整齐,从门口的簸箕蚊香蒲扇,到柜台上的泡泡糖话梅瓜子,各种颜色的香膏洗发水,通通镀上一层金芒。

最引人注目的,是墙上挂着的腊肠腊肉,下方一根大羊腿熠熠生辉。

王莺莺操持羊肉是一绝。取山羊后腿肉,切块,冲洗干净,下锅和水煮开捞出,一边用冷水冲,一边用棒子敲打五分钟。王莺莺敲羊肉的棒子用了很多年,纹理已经光滑,浮着油脂的光,摸着却又完全是木头的夯实,仿佛肉汁渗透了整根棒子。

锅中放油,葱白、姜片、蒜头煸香,冲洗完的羊肉同时也被敲松,加辣椒爆炒。小火,加黄酒生抽老抽。换大火,加水刚刚没过,煮开后才放盐和红糖。再小火焖盖半小时,萝卜切块同煮十五分钟,捞出不用。洋葱切块同煮十五分钟,捞出不用。收汁。

汁浓肉嫩,一碗喷香,膻气全无,只留鲜糯的羊味,包括刘十三在内,全镇人民毫无抵抗能力。

王莺莺坐在货架边听收音机,越剧缠缠绵绵,老花眼镜搁置在藤椅扶手上,和平常一样睡着了。

刘十三蹑手蹑脚,潜向羊腿,摘下来扛到肩膀,走到门口,对着牛大田说:“靠你了。”

牛大田说:“那作文呢?”

刘十三说:“我帮你写。”

牛大田点点头,三下五除二,脱光衣服,只穿一条内裤,面色坚毅。

刘十三拍拍他,说:“坚持两个钟头。”

白花花的小胖子弯下腰,偷偷走到挂羊腿的地方,抬手拉住铁钩,一脚微微缩起,冲刘十三挥挥手,用口型示意:你去吧。

抱着必死之心的牛大田闭上眼睛,全神贯注模拟羊腿,不再看刘十三。

暑假快结束了,暑假补习也快结束了。

扛着羊腿的刘十三站在石桥上,独自一人,日头逐渐西沉。他慢慢坐低,腿落下桥沿,清澈的河流那么浅,他小小的影子在鹅卵石上浮动。

他早就习惯等待。在这个小镇等什么,他从来不知道,只是没有等到。

今天在等谁,他自己是知道的。那个小女孩,被她打劫了一个暑假,今天没有来。

再习惯等待,等不来依旧难过。那种难过,书上说叫作失望。直到长大后,他才明白,还有更大的难过,叫作绝望。

6、

小卖部里的王莺莺醒了,戴上眼镜,看到光溜溜的牛大田。

王莺莺说:“牛大田,你干啥?”

牛大田说:“你认出我来了?我不像条羊腿吗?”

暮色缓缓重了,一辆女式自行车飞驰在田边道路上。刘十三踩得很用力,他要骑得快一点,如果快一点,也许能追上点什么。

7、

刘十三双手拖着羊腿,像拎着一把青龙偃月刀,走进一间装修过很多次的屋子,迎面一个吧台。罗老师正在吧台稀里呼噜吃泡面,CD连着电脑音箱,放着凄凉的歌曲。

张柏芝悲泣着唱:

心痛得无法呼吸,

找不到你留下的痕迹。

眼睁睁地看着你,

却无能为力,

任你消失在世界的尽头。

……

罗老师抬头看到刘十三,目光转到那条羊腿,艰难地咽下满口面条,一脸震惊:“去你妈的,谁让你送羊腿的,我怎么可能买得起。”

刘十三不说话。

罗老师看看自己的面,说:“欠你一箱方便面的钱,下个礼拜再结账好不好?”

刘十三不说话。

罗老师把面一推,沮丧地说:“分你两口。”

刘十三说:“程霜呢?”

罗老师说:“她妈今天来,把她接走了。”

刘十三迟疑一下,说:“她生病了吗?”

罗老师望着他,说:“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?”

刘十三不说话。

罗老师蹲下来,平视刘十三,握住他的胳膊,轻声说:“昨晚开始发烧,通知了她妈。她只能待两个月,山山水水的空气干净,说不定有帮助。本来就是听天由命的事情,至少这个暑假很开心,对不对?”

刘十三避开她的眼睛,低头,说:“那看样子不会再来了。”

罗老师说:“病好了会来的吧。”

刘十三没有抬头,因为眼泪突然掉下来了,小男孩的伤心一颗颗砸在地上。他没擦眼泪,用力拎起羊腿,靠着吧台放下,又递给罗老师一张字条:“罗老师,您能替我送给她吗?这是红烧羊肉的做法,我采访外婆的,写得很详细。外婆说,羊肉补气。”

说完刘十三转身就走,因为他眼泪一直流。

罗老师喊住他,也递给他一张字条,说:“程霜给你的。”

走出罗老师家,刘十三听到CD机换了首歌。他有部随身听,和一堆零花钱买的卡带,所以他能听出来,这是孙燕姿的声音。

孙燕姿没有哽咽,而且歌词那么简单,然而他很伤心。

我也知道,

天空多美妙,

请你替我瞧一瞧。

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,

一眨眼不见了。

……

刘十三打开程霜给他的信纸,几行很短的字。

喂!

我开学了。

要是我能活下去,就做你女朋友。

够义气吧?

*文章为网络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Sinsyth的立场
本文由Sinsyth Online发表并编辑,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,并请附上出处及本页链接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