//
潇潇觉得人生真是两难,那么多来不及跟回不去。她还是希望她们重归于好,或许,这是外婆残生最后一个愿望吧。

//
时光像连绵大雨一般——剥去他在少年时代赠予我的辰光和只言片语,这些琐碎的物件在后来我颠沛的生活里再也无迹可寻。

//
闵然发现乔之之偷东西,是在周三的那节体育课上。 他忘记带护膝,回教室拿的时候,看到乔之之站在角落的那个位置,背对着他,从徐晓晚的抽屉里拿出什么东西,放进了自己的口袋,动作不快不慢,丝毫不见做贼心虚的样子。

//
几年后,钟小奎被美术学院录取了。在离开故乡小镇的前一天,钟小奎偷偷去了张大虎的坟前,给他燃了一炷香。